创博律师代理九牧集团公司“KOMOO科牧”商标行政纠纷再审案件获最高人民法院支持

2015-12-29

?日前,创博律师代理九牧集团有限公司(九牧集团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院)申请再审的关于申请注册“KOMOO科牧”商标与科勒公司的三件行政纠纷案件,最高院作出(2015)行提字第8号、第10号、第11号行政判决:撤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高院)终审、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北京一中院)一审行政判决和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评委)裁定,判令商评委重新作出裁定。至此,最高院对九牧集团公司的“KOMOO科牧”品牌与科勒公司“KOHLER科勒”品牌之间的权利边界,进行了明确划分。九牧集团公司与科勒公司“KOMOO科牧”商标纷争,尘埃落定。

“KOMOO科牧”是九牧集团公司顺应智能卫浴的发展趋势而设立的子品牌,“科牧”寓意“科技引领九牧”,“KOMOO”演化于“JOMOO”。从2003年开始,九牧集团公司在卫浴洁具商品以及相关商品上申请注册多件“KOMOO科牧”商标,其中部分商标已获注册。涉案三件商标在国家商标局初审公告后的异议期内被科勒公司提出异议,国家商标局裁定异议不成立。科勒公司以“KOHLER”和“科勒”商标作为引证商标提出异议复审,商评委认定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近似,裁定不予核准注册。九牧集团公司不服裁定提起行政诉讼。北京一中院、北京高院均支持商评委裁定。九牧集团公司不服一、二审判决向最高院申请再审,最高院提审后判决撤销商评委、北京一中院、北京高院的裁判。

?本案主要涉及三个问题:

1、商标比对的方法。商评委、北京一中院、北京高院关于商标近似比对的方式存在错误,最高院指出:商标近似的比对应是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分别进行比对,而不是被异议商标与科勒公司实际使用的“KOHLER科勒”组合商标进行比对。

2、商标标识本身的近似程度比对。分别就商标要素比对,“KOMOO”与“KOHLER”,仅是“KO”两个字母相同,其余字母和呼叫均不同;“科牧”与“科勒”,仅是“科”字相同,整体含义和呼叫均不同,因此比对的商标差别较大。

3、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的合理性。“科牧”取自“科技引领九牧之意”,且考虑到九牧集团公司“九牧JOMOO”商标在相关公众内具有较高知名度,被异议商标的设计与其也具有一定联系,九牧集团公司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具有一定合理性。

本案对于企业的商标战略布局和维权意思,具有典型的启发意义。

1、九牧集团公司早在2003年长远规划开发智能卫浴产品的同时,既已进行相应的商标战略布局,提早申请储备子品牌商标,避免商标申请期限较长、可能遇到的各种障碍使得申请商标迟迟未能注册的问题。

2、在遇到同业竞争者的知识产权对抗时,不轻言放弃,要穷尽诉讼程序,坚信正义的最后到来。本案所经历的程序与最高院2014年公布的四件典型商标案件之一美国盖普公司“GAP”商标行政案件几乎一样,从商评委、北京一中院、北京高院,一路败诉,最后向最高院申请再审,最高院提审后判决美国盖普公司胜诉。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